理財資訊/ 今日要聞

基金子公司新規周年:17家子公司年內緊急增資超50億

  • 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
  • 2018-03-28 11:12:46

“增資”——自2016年底監管機構發布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》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》(以下簡稱新規)以來,就成為懸在基金子公司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。隨著新規18個月過渡期的臨近,這把“利劍”則更顯鋒利。

其實去年新規征求意見稿下發后,陸續已有子公司開始增資;今年以來的基金子公司增資,更是表現出力度大、公司多的特點。據統計發現,今年以來,又有17家子公司實現增資、規模達50.6億元;目前,79家子公司有41家已達到凈資本不得低于1億元的要求。其中,兩家銀行系子公司更分別增資10億元,成為目前增資力度之最。

不僅增資壓力大,基金子公司傳統的通道業務也難以繼續,尋找新業務突破口是整個行業的當務之急。雖然壓力當前,不過多位接受采訪的基金子公司負責人表示,從更長遠的視角來看,“對行業來說是好事”。

“因為規模雖然下來了,但整體業務風險其實也下來了。這一輪順利增資的公司,資本實力和抗風險能力都大幅提高,整個行業也變得更健康了。”一位滬上子公司總經理如此表示。

監管加碼:基金子公司緊急增資

基金子公司曾經被貼過很多標簽,“萬能牌照”、“通道之王”,似乎無所不能。正是憑借這些優勢,基金子公司成功從信托等機構手上“搶”來了大量以通道業務為代表的非標業務,這個行業也在過去幾年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代,規模一度大漲至11萬億元。

這樣的突飛猛進,到了去年底卻戛然而止。2016年11月29日,被稱為“史上最嚴新規”的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》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》正式落地,基金子公司業務收緊,管理資產規模也迅速下降。

面對監管新規,基金子公司必須要過的關就是,關于凈資本的約束。根據新規要求,基金子公司凈資本不得低于1億元、不得低于凈資產的40%、不得低于負債的20%,調整后的凈資本不得低于各項風險資本之和的100%。

自此,基金子公司們掀開了一場緊鑼密鼓的增資“大戰”。

據了解,一些尚未實現增資的基金子公司其實已經在籌劃中,以期達到新規要求。例如鑫沅資產就表示,已經測算、撰寫了幾個版本的增資方案,并提交股東和管理層參考。“雖然(增資)具體數據和時間尚未最后成型,但可以說今年內肯定增資到位,近期應該能看到準確的增資計劃。保守估計,增資規模將處于市場的中間規模。”

除此之外,雖然許多子公司在今年實現了增資,但有部分子公司增資后的注冊資本金仍未滿足新規要求。比如,深圳華宸未來資管今年增資1000萬元,目前注冊資本金為3000萬元;深圳前海金鷹資管增資3000萬元,注冊資本增至5000萬元;上海華富利得資管增資3587萬元,目前注冊資本為7087萬元。

可見,增資也并非說增就增那么簡單,有的或許還需要進行多輪增資,這也讓一些子公司感受到了壓力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子公司人士就坦言,“凈資本這塊還是有壓力,但同時也在做增資,按道理說能夠達到監管規定的標準。”

野蠻生長之后:困則求變

自2012年首批基金子公司設立以來,由于沒有凈資本約束、專戶投資范圍可涉及“非標”等無限制優勢,這個細分領域迅速擴張,以一年近萬億元的步伐,迅速躋身資產管理行業發展速度最快的分支。

幾乎是在同一時期,信托公司和銀行機構受到較強的監管約束,而基金子公司卻處于監管的空窗期——規則靈活、注冊資金僅需2000萬元且無凈資本約束,迅速受到融資業務青睞,規模呈幾何級增長。短短三年間,超八成的基金公司設立了基金子公司,巔峰時期,近10家基金子公司規模過千億元、行業總規模一度超過11萬億元,堪稱“巨無霸”。

令人尷尬的是,雖然設立的初衷是,拓寬基金公司的投資范圍、向現代財富管理機構轉型,但絕大多數子公司卻沒做到這一點,而是借牌照和投資范疇優勢,紛紛淪為“通道中介”,更與信托公司爭奪通道業務,有些甚至出現違規操作。

此前,民生加銀資管、前海金鷹資管、中信信誠資管等多家基金子公司,就曝出過風險問題,致使投資者投訴不斷。有業內消息稱,監管層近日再次對數家基金子公司的隱含風險進一步排查,首次涉及客戶維護和信息系統。由此可見,監管層對子公司已經開始著手更加規范的事前防范和風險控制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新規還對子公司的稱謂進一步規范,分別稱為“專戶子公司”和“銷售子公司”。其中多個條款也強調,母公司和子公司不得同業競爭、后者要進行專業化經營。對此,上述子公司人士表示,“原先的公司戰略很明確,即為同業機構提供服務,同時提高項目輸入和產品輸出的質量。但(新規落地后)這個定位需要調整,未來需要減少服務類型。”

隨著基金子公司迎來監管加碼,這個行業“高歌猛進”的時代也宣告結束。正如上述滬上子公司總經理所說的,由于新規的影響,今年以來隨著原有業務的逐步到期,新業務很少,整體業務規模都受到了限制,“轉型是當前的題中之義”。

不過“轉型”二字,說來容易做來難,常常牽一發而動全身。如今,監管對通道業務做出了限制,基金子公司不得不開辟新業務謀求發展,或許在業務模式、人員架構、經營思路等方面都要進行配套調整,也稱得上是一次資管行業的“二次革命”了。

關鍵詞:
基金 子公司 理財
分享到:

繼續閱讀

基金收益排行

  • 基金名稱
  • 近一個月收益
  • 最新凈值
在線營銷
live chat
qq飞车侧身漂移指法